注册 登录
中国辞赋网·滕王阁辞赋网·当代中国辞赋家集聚的网站 返回首页

杨焕球的个人空间 http://www.zgcfw.com.cn/?3677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转帖)胡乔木邓力群为什么被称为“左王”

热度 10已有 463 次阅读2015-2-12 13:16 |个人分类:转发特色文章| 胡乔木, 邓力群

           胡乔木邓力群为什么被称为“左王”

 

——《邓力群自述》读后感  

 

                                                                      段拥军

 

邓力群现在被誉为“左王”,胡乔木也同样被这样称谓,可是我们从历史事实看,这两个人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的秘书一样,对新中国政治思想文化的变化发展起了相当大的影响作用。

 

高级领导人的政治秘书对当代中国社会思想意识形态影响巨大

 

中国社会国家领导人多是从事实际政治军事经济工作出身,由于权力高度集中,事无巨细的管理着众多形形色色的事物,除了像列宁和上世纪40年代以前的毛泽东那样,对理论研究和文字写作有相当程度的爱好外,一般而言,党的高级领导人的理论和文字事务主要靠秘书打理,其思想表达与观念走向受到政治秘书思想观念的影响是十分常见的。

 

虽然在当代中国,没有像当年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之春时期的中央政治局那样,有一个专门阐述政治局思想观念的写作班子,该班子写作时的思想与观念很大的程度上影响决定着政党、国家的改革方向。但是从《邓力群自述》可知,胡乔木、邓力群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清除精神污染方面思想观念和政策主张的提出阐述上发挥了相当大影响作用的。当然邓小平对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精神污染的态度倾向上是明确的,不然也不会委托邓力群胡乔木这些秘书起草相关讲话稿。说邓小平清除精神污染的表态、决策,是邓力群谎报军情的结果,显然是夸大了当代社会政治领导人秘书的对高层领导者思想的实际影响。

 

不过,从邓力群在批评胡耀邦民主生活会上的表现【1】可以看出,对于涉及政治意识形态、思想文化管理方面的事务,胡乔木邓力群这样一些既是领导人秘书,又担任宣传意识形态管理部门领导者,显然有着很大的决定其具体表现和实际走向的权力。正是由于党的高级领导人秘书的思想倾向对党的意识形态政策和政治观念发展有很大的影响力,所以邓小平在看出邓力群有将中央路线往左的方向拉的倾向的时候,宁可让邓力群当一个没有多少具体权力的政协副主席,也不让他担任对中央意识形态观念表达与走向有着重要影响作用的中央政策研究室顾问的职务【2】。

 

这本自述上说:邓小平的许多重要讲话都是胡乔木参与整理的,邓力群自己也参加过一些篇章的整理。邓力群还说,如果不是胡乔木,邓小平文选的文章,不会表现出那样的风格和面貌。加上最近传出的毛的一些文章出自胡乔木的手笔,说明当代中国政治领导人的思想与秘书思想之间的联系远比一般人的想象密切得多。

 

至于胡乔木替毛写文章这件事,要看你怎么看。对于毛泽东这样一个在1935年之后掌握着众多党政军权力的中共最高当权者而言,要安下心来写诗作文谈何容易。把自己的主要意思和写作宗旨交代给秘书,由他们写成文章,领导人修改一下变成正式的讲话稿,最后再由领导人修订整理汇编成个人文集,这是顺理成章的。这样的历史事实已经披露得很多,早已不足为奇了,比如“论十大关系”的文章,就是毛即兴讲话之后由陈伯达整理成文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若干问题》的讲话,听过毛报告的人都说后来发表的文章同当时现场的讲话大不相同,这都说明秘书捉刀代笔帮助领导人撰写讲话稿和文件文章的事情很普遍。

 

还有一个间接的证明,有过理论研究和发表经验的人都有体会,如果是自己研究出的思想成果,其理论观念是自己价值理想和信念追求的文字表现,其主要目标追求与观念倾向,文章作者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以毛泽东为例,他对大同理想追求,对精神力量超越一切的追求,对群众造反革命的追求,终其一生始终未放弃。但是他对自己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提出的新民主主义政治经济政策等主张,就好像从来没有追求过一样,说否定就否定了。这是不是说明这篇文章主要由秘书代笔,其思想观念毛本人印象并不深刻,因而放弃了也没有什么感觉呢。

 

胡乔木邓力群有很强的左倾思想观念

 

秘书是政治领导人延伸的大脑和手臂,看一个秘书的思想倾向怎样,应主要看他服务的领导人的思想倾向和价值追求。毛在政治经济文化的追求上,向来较左较极端,不仅在人的思想改造上整风上搞极左行为,在大跃进、人民公社尤其是文革中,更是推行了一整套左的脱离实际的政治经济文化政策主张。在这些思想观念生产加工与出笼宣传等等方面,秘书起了相当大的作用。将毛的左倾追求想法观念变成有条理有逻辑有理论根据的政策文件,将提纲性、倾向性的语言说法阐述成通俗易懂、系统完整的理论文章、小册子、公众读本,这些正是领导人秘书发挥其创造性的地方【3】。而真正对广大干部群众产生作用和巨大影响的正是这些通俗的小册子、公众读本。

 

事实上,毛的一些思想的创造性阐释发挥,多是政治秘书的功劳,也就是说是胡乔木、陈伯达、邓力群后期包括张春桥、姚文元这些人的功劳。现在说邓、胡是左王,只是相比较而言罢了。而在文革前文革中他们的失势表明,在左的思想观念发展过程中,他们的思想还没有跟上趟,他们可能还因为有一点自己的独立思想。在毛的政治秘书中,有自己独立思想者,表达与毛不同思想观点者往往不为毛所容。田家英受迫害致死,胡乔木多少年不受重用,陈伯达对设立国家主席的事表达了一点个人意见马上就进了监狱等等事实说明了这一点。

 

严峻的历史事实就是这样,在对文革左倾观念批判清算的过程中,邓力群、胡乔木是最早对两个“凡是”表示不同意见的。但是在反对精神污染过程中,他们两个又是后一观念的最早提出者和积极拥护者。这说明什么?说明在他们的思想中早就有左倾观念的根深藏其间,或者是他们思想中本身就有左倾的一面,抑或是长期阐释阐发左倾观念潜移默化的结果。

 

另一方面也说明,持有左倾观念的政治领导人,他找的秘书肯定是与他左倾观念的相投者,或者说是能够最精确最到位的表达他的左倾观念者。毛的观念左到文革那般程度,陈伯达胡乔木邓力群这些当了多年毛的秘书者,并且很长一段时间春风得意,说明在很多方面,他们观念与毛的左倾观念息息相通或者说心有戚戚焉。他们的失势只能说明,在毛的左倾观念飞速发展过程中他们跟不上趟了,跑错了方向了,或者因为秘书当得长了想有点独立见解而不容于毛而已。

 

深受文革灾难和专断领导人整治之苦的邓力群、胡乔木,在改变文革那一套极左政策和现实经济政治体制方面,改革之初是同邓小平、胡耀邦等领导人的观点大致相同的。一旦邓小平胡耀邦在改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时候,邓力群胡乔木这些左倾思想深入其骨髓的前领导人秘书,其思想倾向和目标追求就开始与新一代领导人发生分歧与矛盾了。这一点在《邓力群自述》上写得很清楚:胡耀邦经常批评邓力群及其手下文人一些做法,对他们主导的思想观念比较反感;邓小平更是直接把邓力群叫到跟前来做工作,动员他同意《关于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并明确说邓力群是想将党的路线往左的方向拉【4】。而邓力群,则在胡耀邦下台的民主生活会上大讲他对胡耀邦主导的一些思想观念的不同意见,讲他和胡耀邦在思想解放那一段敏感时期的磕磕碰碰,对邓小平的批评劝说,邓力群依旧不愿放弃自己的固有观点。

 

这些历史说明,邓力群胡乔木在邓小平时代进行的这场彻底的政治经济改革中,只在刚刚开始的那一段,因对文革和四人帮的迫害深有体会而反对极左政策。大部分时间则作为左倾保守思想保守势力的代表,在当时思想文化和意识形态领域扮演了阻碍改革反对改革的角色,也可以说是扮演了党内左的方面不同意见的角色,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是“左王”并不为过。

 

 

阅读参考

 

以下引文除【3】外,均见邓力群自述:十二个春秋http://www.uus8.com/book/html/old/

 

1邓小平提议举行党内生活会

  16日,邓小平同胡耀邦谈了话。这前后,由邓小平同志提出,经过中央常委议论,决定举行一次解决胡耀邦同志问题的党内生活会议,对胡的错误进行批评,也要他在这个会议上做出自我批评。邓小平同志和中央常委提出会议要注意四点:第一,不要说路线错误、路线斗争;第二,不要涉及到个人的品质,不要因为胡犯了这个错误,就说他的品质如何,对品质不要加以评价;第三,不要提“团派”,因为胡长期在团中央工作,社会上也有这种议论,认为批评胡耀邦,实际上是要打击“团派”;第四条大概是:不要说这个人是什么圈子,那个人是什么圈子,即属于宗派性质的问题不要提。

  ……

  我的长篇发言

  会议召开前,尚昆、薄老把我找去,说学生闹事是胡耀邦同志的错误引起的恶果,中央要开一个生活会议。他们要我准备一个批评胡耀邦的发言,把我所知道的胡耀邦的问题说一说。我说更多的事情胡乔木知道,乔木比我知道得多啊。他们说,他是他,你是你,我们找你是要你做好准备,讲你所知道的事情。12日上午,生活会开始,第一个发言的是余秋里。余大概讲了半个小时。第二个发言的是我,我作了一个长篇发言。12日上午没讲完,13日上午接着又讲了近一个小时。两次发言合起来有3个半小时。

  在批评胡之前,我先做了自我批评,然后是对胡耀邦同志进行批评,一共讲了六条批评意见:一、关于统一思想的问题;二、关于反对精神污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问题;三、关于四项政治保证和“四有”的问题;四、关于“左”和右的问题;五、关于对干部的任用问题;六、关于不尊重集体、不遵守纪律的问题。六条批评意见中讲得最多的是怎样对待精神污染和自由化的问题。对这两个问题,一会儿肯定、一会儿否定,一会儿又肯定、一会儿又否定;从总的变化看出来,邓一发现就讲:他一讲,情况就好一点;讲完了以后,经过胡耀邦这样搞那样搞,形势就又逆转了。总之,几次肯定,几次否定,以至于造成1986年的学潮。学潮的发生是与胡耀邦同志的态度直接相关的。

 

2】【2】宋平是常委了,他分管组织和人事工作。中央常委决定,由他组建中央政策研究室。现在看,研究室的领导选对了三个人:王维澄、滕文生、卫建林。研究室的主任,当时曾设想了两个对象:王维澄和徐惟诚。最后选定了王。这个人选对了。另外还选了两个苦力。一个滕文生,一个卫建林。王维澄开始曾想让建林作为高级研究员,不当副主任,我坚持要让建林当副主任。滕和卫与王维澄一起做了很多工作,虽然难度很大,但起了很好的作用。
  邓小平深谙用人之道
  在组建研究室的过程中,宋平对我说:为了便于帮助他们(王、滕、卫)做工作,给你个什么名义呢?我说:让我当个顾问吧。宋平说:是否还可以设想更高一点的名义?我说:有个顾问就行了。我心里想,能让我当个顾问也就很好了。
  这种安排报到邓小平那里,顾问也不能当。邓小平的理由是:如果他当了顾问,给新的班子为难啊,新的班子有什么意见,邓力群不同意,这不就难办了吗!
  这之后不久,先念同志提出建议,让我去政协当副主席。当时,王任重同志身体不好。机关工作,特别是党的工作没人管。这个想法问了邓小平,邓力群不当研究室的顾问,是不是让他到政协去当个副主席,邓小平倒同意了。我不想去政协,就向陈云同志报告,请陈云同志说说话。我确实不想干政协那些事,对做统战工作,我也不熟悉。陈云同志帮了忙。先念同志不高兴了,他当着我的面说:你大概是嫌官小吧。我倒确实不在乎官大官小的问题,因为那些事非我所长。由此也可以看出来,邓小平用人有他的考虑。当政协副主席他通得过,一个小单位的顾问,插进一个邓力群,他就通不过。

 

3】【3】永烈先生介绍陈迫达,说他前半生理论上有所建树,也有某些独立的观点和思想,而后半生则和权力缠夹不清。他后半生的工作,用陈迫达自已的话,就是把主席的一句话变成一篇社论,独立的思想荡然无存。更有甚者,为了官位,他煞费心机去了解主席说了什么话,看的是什么书,窥测揣摸主席用意以迎合——转引自胥志义《专制体制下的智力异化与浪费》,见《学说连线》网 2011-9-1

【4】
 围绕《中共中央关于精神文明建设的指导方针的决议》的争论

邓小平:文件第11页你的修改意见几句话,(指的是:资本主义剥削制度在中国也有约百年的历史,在某种条件下也并非绝对没有卷土重来的可能,这是中央领导同志所再三警告过的。)是谁提的?

  邓力群:乔木同志提的。

  邓小平:我圈掉了。

  邓力群:我同意乔木同志的意见,也认为有那种可能。

  邓小平:你们的那个书面意见,一条一条分开看,每一条都是好的,但是汇总起来就给人一个印象:党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方针、政策改变了。

  邓力群:我的看法恰好相反,稿子使我感觉,新的决定同原来的政策衔接得不好,有些重要问题、重要经验、重要方针,实践证明是正确的,现在不提了。如果发出去就会引起人家的怀疑:过去对的东西现在为什么不坚持了?我们的整个修改意见,就是为了维持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不是改变过去的方针,而是坚持过去的方针。

  邓小平:你是想把文件往“左”的方面拉。

  邓力群:我不同意这种看法。我们书面意见中的每一条意见,都不是我个人发明的,都来自中央过去的决定,包括你的讲话。实践证明这些是正确的,这次文件稿中没有体现。

  邓小平:关于城乡雇工问题,我说过多少次,看几年再说,你就一直有不同意见。

  邓力群:这不符合实际。关于雇工问题,从1981年起,我一向的意见是,在我国目前的经济水平下面,发展一点资本主义没有什么可怕,问题是头脑要清楚,因此多次主张雇工超过国务院规定的,可以允许存在,但是报刊不要公开宣传,不要公开报道。因为中国的情况复杂,各地方的情况又不一样,需要在全国范围之内,对雇工问题做详细的、周密的、系统的调查研究。就是在规定人数以内的,各地也不一样,也需要调查研究。经过调查研究,再看看雇工有没有剥削,在什么情况底下不叫剥削,什么情况底下可以叫剥削。剥削的情况也不一样,有小业主的剥削,也有资本家的剥削。把这些情况搞清楚了,我们才能分别制定适合情况的正确政策。

  邓小平:你这次对决议草案提意见的方式不好。(指邓力群的书面意见除分送常委以外,还分送了列席书记处会议的几位同志)

  邓力群:根据中央的要求,这个稿子现在在全党好几千人的范围里面讨论,北京的各机关也都在讨论。参加或者列席书记处会议的同志,有的希望知道我对这个稿子有什么意见。在这种情况下,除了常委以外,我还分送了几个同志。这样提出意见的方式,我觉得在党内是应当允许的。

  ……

  邓小平:明天开会,你就讲一句话,完全赞成这个稿子。

  邓力群:不讲话可不可以?

  邓小平:当然也可以。

  邓力群:我不讲。

  邓小平:你不讲,别人会讲。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杨焕球 2015-2-12 13:18
历史是检验“真理”的试金石!近些年出现这么多“大老虎”,大贪官,为什么出现严重“两级分化”,问题出在哪里?!还不引起关乎兴亡之警觉吗?!其出现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严重偏差,实质是是么?!余箴言:这就是在“真正为谁”的大是大非上出现了严重偏差!如专心笃志“为人民服务”,至少不会涉足贪腐问题。嗟乎!其关键问题还是在“思想政治”及其领域上没有解决好!提拔干部,重在政治思想表现,主要业绩才是第二位。换言之,人品“不带劲”,修为“差劲”,官越大,其危害越大。这样的青史及佐证还少吗?还不引起严重关注吗?!
回复 杨焕球 2015-2-12 18:14
何焉“大老虎”?!它们是反革命“大老虎”,修正主义“大老虎”,资本主义“大老虎”;是帝国主义寄托在“新中国变颜色”的“大老虎”!!
18:13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辞赋网·中辞网·滕王阁辞赋网 ( 赣ICP备15007199号 )

GMT+8, 2020-8-8 20:11 , Processed in 1.04687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վ ӯ ˶ij վ Ų ʹڱȷ Ų ʹ˾ Ͼij ʹ2ַ ˸淨 粩ʹ˾ Ͼij ij 888 ֳ Ͼij ˶ij